从唐代诗人的诗句中看茶(描写茶的唐诗)

author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中国传统,茶与释教干系极为亲切,很多高僧均通达茶事,唐朝诗僧皎然即是其一。他写过很多茶诗,此中论及茶效有一篇名为《吃茶歌消崔石使君》,诗中曰:“越人遗我浆。一饮涤昏寤,情思开朗满宇宙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清尘;三饮便得道,何必苦心破烦脑。此物高傲世莫知,众人喝酒徒自欺。……”墨客把浙江嵊县产的  

 

中国传统,茶与释教干系极为亲切,很多高僧均通达茶事,唐朝诗僧皎然即是其一。他写过很多茶诗,此中论及茶效有一篇名为《吃茶歌消崔石使君》,诗中曰:“越人遗我浆。一饮涤昏寤,情思开朗满宇宙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清尘;三饮便得道,何必苦心破烦脑。此物高傲世莫知,众人喝酒徒自欺。……”墨客把浙江嵊县产的剡溪茶比作永生不老药“琼蕊浆”,这固然有所浮夸,但也写出了墨客一饮二饮三饮以后的精力感觉。

唐朝文学家、墨客柳宗元,也写过少许茶诗,此中《撰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》一首五言诗,好似下诗句:“……涤虑发真照,复原荡昏邪。犹同甘露饭,佛事薰毗耶。咄此蓬瀛侣,无乃贵流霞。”墨客对茶之成果予以高度评估,并浮夸地将茶比作仙人的朋友,颇为感人。

唐朝闻名的书法家颜真卿在《月夜啜茶诗》中赞茶功曰:“流华净肌骨,疏瀹涤心源。”表白了他对茶叶成果的体味。

Similar Posts